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开奖结果 > 正文内容

黄维德演周瑜一波三折 张博抱怨孙权“没老婆”

发布日期:2019-08-18 06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:我们组里有两个一个是今天他摔,一个是明天他摔,后来导演给做了两个板子,有一天拍戏回来以后跟我说,张博你不知道我们那边有多苦,今天又出一个篓子,今天拍一场要跟我们打仗的那场戏,后面的火球全往前扔,他坐在马上面,主要往张包上面扔,后来他回到跟扔火球的那帮兄弟说,说咱们干活儿都不容易,准点扔,我挣点钱也挺难的,其实他不说还好,他一说人就更紧张了,开机,开始,好几下都扔到他上面,他就觉得怎么那么热呢?他们俩骑着假马,然后说他的脑袋后面着了,带着火星子就出来了。当时回来跟我讲我觉得又挺苦涩,又挺黑色幽默的。回来给我讲,我笑的。

  黄维德:休闲的时候大家吃吃喝喝,一起逛逛街,走走路,我们有的时候在横店,有的时候在哪里,就逛一逛。

  张博:单人的肯定是,我们有的时候还要带着鲁肃,我们三个人。咱们在焦作吃了一次,咱们跟穆哥又在横店吃了一次。

  主持人有鸣:其实我们知道我们最近看你戏比较多的就是《苍穹之昴》,然后是新《三国》,两个都是王,现在是“王的男人”了。

  张博:我以前没有拍过古装戏,就是因为《三国》“王的男人”,当时还在拍一个《孙子大传》,有两个戏在同时拍,后来又找到我希望我能拍光绪,因为这三个皇帝的命运和气质感觉截然不同,大家看到光绪是一种感觉,阳光的,孙权有人说腹黑的,三个不同的感觉在十个月之内完成这三个皇帝其实也不太容易,当时维德说看到你很累,很疲惫。

  张博:有两个月的时间每天睡觉没有超过四个小时。飞机票飞了30多张,空姐都认识我了,您还没有拍完吗。很尴尬,永远都很困,我们永远都汇集在各个机场,接人,因为没有一台飞机说到了目的地以后你再开一会儿就到了,三个地方都是到了目的地还要开到两个小时的路程还要到那个地方,所以要接大伙儿一起走。那会儿特别辛苦。

  张博:比如说光绪那会儿登机大典平身,,开勾践的时候,一个越国、楚国、吴国,我说着说着什么越楚吴,后来导演说听着怎么那么别扭,后来我说我把上面500年的事给说了,它会乱,因为睡眠不够,出来之后很多人还问我说,不像,一看像准备了很长时间,其实不是。前期的工作做得特别足。包括我们在拍《三国》的时候经常一条要演15分钟,大场,比如说我们三个人的戏,有两页半纸,三页纸,有几台机器架着,要求演员一次演完,演一遍就15分钟,我记得当时穆哥说演一次18分钟必须演完。很快就弄完了。这个跟大家伙的默契、感情是分不开的,如果很生疏,大家私底下不是很熟,其实都是哥们儿,没有互相的这事那事的都没有。所以我觉得跟这个是分不开的,所以我们能完成得很好。

  黄维德:我们没有特别留下什么印象,因为我们都在一起抽烟,包括鲁肃、吕蒙。

  黄维德:变成大家一起唉声叹气,回去看了剧本之后觉得对方又不厚道。比如说一两个人在讲,我记得有一次最多已经到了五六个人,大家围了一桌子,你去看那些男生,抽那个烟,每个人都有点年纪了,在讲,你看他们哪些人。

  张博:我、黄维德、鲁肃、张昭老师还有吕蒙,还有一个导演,最逗的是张昭老师,岁数很大了,我们就在讲他们多不厚道,他就说是的是的,大家笑到眼泪都飙出来了。

  黄维德:我说你们还有没有注意到我们挺悲哀的,我们每次都在讲人家不厚道,其实我们很惨,后来我们大家意识到了以后全部都笑喷了。

  张博:其实我们想别的人也会议论我们,我们也听到了一些声音,我们东吴都是短命鬼。因为我们拍的时候就拍一遍曹操,然后他在拍刘备再拍我们,是不搭的,除非演员过来拍戏是属于这种,正常的都是我们在一起。

  主持人有鸣:这些戏里面都搭到一些女演员,像小乔。我们先说古代的名女人你们更喜欢哪个形的?比如说像小乔这样的?

  张博:都不是我所喜欢的,我喜欢中乔,大乔给我哥哥了,怎么没有给我弄一个。

  张博:我坐在这个位置很难受,还要日理万机的干很多事情,结果连个老婆都没有,我觉得这个也是挺难受的一件事情。从今天开始我就变成了“王的男人”。

  张博:因为现在也跟网友朋友们说,忽然给我扣了一顶大帽子,我没有演过古装戏,马上要去演一个飞机修理师,有点青春偶像剧的。胡子反正是为那个留的,明天就飞走了,明天去广州那边准备开机了,马上要开拍了。

  黄维德:我已经在拍了,在杭州,拍一个《单身女王》,很有意思的剧本,其实是讲现在社会上的“剩女”,在她的职场过程当中认识了一个类似于流浪汉又像是流氓的人,最后才叫这个人就是这家企业的唯一继承人,也是一个富二代,“青蛙王子”的故事,大概拍了一个月。

  黄维德:我是小康家庭出来的。开始涉足了这个圈,从此进入了万劫不复这个行业。(笑)